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走遍世界 > 外交官看世界
国礼中的重要环节
礼宾次序以“礼”赢天下
2017/3/17 14:28:20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吴德广,外交部礼宾司前参赞

导语:礼宾次序排列,最终还是由活动组织方本身的政治需要决定的,然而无论采取哪种方式排列,东道主应有站得住脚的理由,以“礼”赢天下。

2008年8月8日中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为出席北京奥运会贵宾举行欢迎宴会。国宴共设九大桌主宾席区,每张桌子分别以牡丹、茉莉、兰花、月季、杜鹃、荷花、茶花、桂花、芙蓉等称桌名。

礼宾次序是指国际交往中对出席活动的国家、团体、各国人士的位次按某些规则和惯例进行排列的先后次序。礼宾次序既体现东道主对各国宾客所给予的礼遇,又表明各国主权平等的关系。礼宾次序表示对国家和个人的尊重,如安排不当或不符合国际惯例,会引起不必要的争执与交涉,甚至影响国家关系。

席次安排最为复杂

国事大典中席次安排是最为复杂和细致的一项工作。国宴也是如此,席次安排根据宾主的礼宾顺序,结合职业,考虑工作需要来进行。席次以右为上,左为下。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行大型招待会,通常把宴席分为中方区、重要外宾区、使节区、港澳台胞区、外国专家区等。除中方区外,其他区均安排中方有关负责人和译员陪同外宾。

周总理曾说,要办好大型招待会,一来要抓主宾席;二来要抓讲话稿。要抓主宾席,首先要考虑礼宾顺序。周总理身教言传,两个例子鲜为人知。

195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国庆十周年招待会是重要的国事活动,周总理亲自安排招待会前几桌的席位。今天当我从解密档案里看到周总理当晚亲自排列的招待会主宾席位图时,周总理的表率精神,深深感动了我。

1971年4月,美国、加拿大、哥伦比亚、英国、尼日利亚乒乓球代表团访华,周总理决定同时会见他们。邀请美国乒乓球代表团来访是中美关系打开大门前,毛主席和周总理做出的重大举措。如何会见?当时礼宾司提出的方案仍未超出一般会见安排的老套套。

最后,总理亲自设计了一个新颖独特的安排:第一,按英文字母顺序排五个团座次,即加拿大、哥伦比亚、尼日利亚、英国、美国。每团代表入座一组沙发,各团呈椭圆形相围而坐,以体现各国平等思想和运动员之间相互无拘束的友好关系,也便于谈话时各团都能听到;

第二,每团第一座位为中方陪同,周总理步入会见厅后,首先与加拿大代表团谈话(中方陪同起立让位),然后他依次移动位置同每团谈话约10余分钟,现场同声传译,最后同美国代表团的讲话,作为这次会见的高潮。

这个安排既体现我国一贯奉行的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的外交政策,又重点突出了周总理向美国人民的友好讲话。这是礼宾安排上一个深思熟虑的完美之作,取得了异乎寻常的好效果。

礼宾次序排列通则

按照国际惯例,礼宾次序排列通常有几种:第一种是按身份与职务高低排列:针对身份、地位不同者安排。这种排列方法最古老、最常见、较少引起争议。国家官员由高至低顺序是:国家元首、副元首、政府首脑、副首脑、部长、副部长;外交官则用外交官职衔定顺序。

第二种是按字母顺序排列:国际多边外交活动中,按照参加国国名字母顺序排列。那么按照哪种文字的字母顺序呢?不同场合,可能会使用不同文字字母。联合国一般以英文字母排列,但为避免一些国家总是在前排就座,所以每年抽签一次,决定本年度大会席位以哪个字母打头,以便各国都有机会排在前列,其他国际活动场合,也有按其他文种的字母顺序排列。

国际体育比赛开幕式,各国代表团出场顺序,一般也是按其国名字母顺序排列,但东道国的代表团出于礼让,往往是最后一个出场。第三种按就职时间先后排列。

关于外交代表位次的排列,《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使馆馆长”之优先地位是按其“开始执行之日期及时间先后定之”。各国驻某国外交团中,大使名次顺序,是按其递交国书时间先后,也就是按照就职时间先后决定的。外交团严格按其递交国书日期先后确定外交团团长。在一些多边活动中,出席者身份相同,按照他们就职时间先后排列。

从整体而言,突破礼宾次序的条条框框是不容易的,因为在国际交往中,有关国家、团体、人士的位次、先后次序,均按一定规则进行排列,这是长期以来形成的国际惯例。有的已被国际法所肯定。

礼宾次序巧安排

礼宾次序的安排要考虑很多因素:国家之间的关系,活动的性质、内容,对于活动的贡献大小,以及参加者的威望、资历等等。还得考虑业务性质、相互关系、语言交流等等。

在中国举办的国际会议,常有悬挂国旗事宜,依照我国国旗法,我国国旗应置于优先位置。以字母顺序排列,多用于国名、团体名,而很少用于个人礼宾顺序排列。

礼宾次序是礼宾工作的基础。礼宾次序排列,最终还是由活动组织方本身的政治需要决定的,然而无论采取哪种方式排列,东道主应有站得住脚的理由,以“礼”赢天下。

例如:1991年苏联解体后,中国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国组成的联合代表团,继续就中苏之间的边界和边境地区裁军与加强军事领域信任问题进行谈判。谈判结束后上述五国元首在上海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协议》。

中国为东道主,考虑到在联合代表团里俄方官员出任团长,发挥了主要作用。为体现中国东道主的特色,并结合俄国在谈判中的主要作用,外交部礼宾司首次提出以汉语拼音字母安排礼宾次序。在五国元首签署协定、签署后各国元首向媒体发表讲话以及合影的站位排列上是这样:中(z)俄(e) 、哈(h)吉(j)、塔(t)顺序安排的。东道主江泽民主席居中,右侧是俄总统,左侧为哈总统,再右边为吉总统、再左侧为塔总统。巧妙地避免用英语或俄语字母排列引起的不便。

其他国家也是如此。例如:1989年2月,日本昭和天皇逝世,163个国家代表参加葬礼。其中包括美国新任总统乔治·布什。按国际惯例,同为国家元首,其礼宾次序应按国家英文的字母次序来安排,美国英文名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以“U”开始,这样布什将排在后席。这同日本将日美关系放在首位的政策不合。

根据日美关系,日方决定突出美国总统,其理由是:凡天皇出访过的国家代表优先。日本昭和天皇出访不多,但到过美国。用这个理由,布什被排到最前面去了。这样就解决了日本礼宾的大难题,真是“用心良苦”。

亚信峰会席位安排创新意

2014年5月21日,亚信第四次峰会在上海举行。受邀的亚信大家庭中,近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派团与会,其中14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8位国际组织负责人与会。

峰会的礼宾座次安排是一个敏感问题,与会各方都很在意。按照亚信峰会的惯例,按国家英文名称的字母顺序排列,先成员国后观察员国代表。当然也有灵活性,还得考虑“政治分量与实力”的因素。此次巨型圆桌席位采用了按照钟点排席位的方式。即在3点、6点、9点和12点四个席位方向安排国家的代表,这样便于他们相互呼应。即习主席位于12点席位,而在3点、6点、9点席位分别安排有代表性级别较高的代表团团长。同时以4点为基础安排其他国家代表团团长。

安排事先通报各团,个别团有异议,则做了调整。有的代表对安排在6点位置上,反应强烈,认为离主人席位太远了。中方礼宾官解释说6点位置为副主人席位,非常重要,但对方不理解,只好与另一个代表团协商,做了调整,结果是皆大欢喜。

奥运国宴主宾桌次以花卉命名

2008年8月8日中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为出席北京奥运会贵宾举行欢迎宴会。80多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齐聚国宴,无论是级别还是规模不仅在中国是空前绝后,同时在世界范围也甚为罕见。如何让每一位外宾都感受到宾至如归,实是一项难题。

国宴共设九大桌主宾席区,每张桌子分别以牡丹、茉莉、兰花、月季、杜鹃、荷花、茶花、桂花、芙蓉等称桌名,避开用数字排列。这九种鲜花都是我国为世人所熟知的最美丽的花卉,其中尤以牡丹为最,它是富贵、繁荣、幸福和吉祥的象征。

国宴用鲜花命名餐桌,寓意是充分体现奥运大家庭的和谐氛围,向世界人民展视百花争艳的繁荣景象,更是体现东道主对外宾恰如其分的礼仪,让他们既不会有因为座次编号产生的尴尬,又有置身于芬芳花海中的感觉。

80多个国家的贵宾座次的安排是一门大学问,仔细认真推敲,力求完美。既突出重点国家又兼顾地区的代表性,同时综合考虑国家关系及宗教信仰等因素,比如说,避免出现政治对手比肩而坐的尴尬场面等。而菜品的选择也注意到每个国家在饮食上的禁忌。

那一次国宴上,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等9位政治局常委分别就座于九大桌。首席桌“牡丹桌”上,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美国总统布什、法国总统萨科齐、俄罗斯总理普京、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巴西总统卢拉等人落座。

在国家礼仪中礼宾次序是重要礼仪项目之一,在驻外使领馆中礼宾官必须熟悉礼宾次序。有一则故事,令人启发。中国驻非洲某国大使馆,有一次为中国高级代表国访问该国举行宴会,邀请东道国政府高级官员出席。因使馆礼宾人员的疏忽,本应排在首桌的该国外交部秘书长被排在第二桌。当晚这位外交部秘书长到了宴会厅在首桌上找不到他的席位卡时,便声称有重要任务拂袖而去,以至于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该使馆的重要活动对方均不参加,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双边关系。可见餐桌上席位安排十分重要。

在实际工作中,情况往往是复杂的,礼宾顺序的排列常常不能按一种排列方法,而是几种方法的交叉。在现代如在国际会议上安排参与者合影,一种新颖的方法是大体上按照与会者身材高矮排列合影。巧妙地按照礼宾顺序,加之灵活运用,大胆创新很有必要,关键在于,你的安排能够让大家满意就行了。

(本文发表于《世界博览》杂志2016年13期)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