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外交 > 外交轶事
外交官纪实
中国领事保护官员(二)
2017/3/22 16:26:00 来源: 世知网

出品人张慧建,编审曾国欢,主编翟俊垠

讲述人二:陈雄风,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参赞兼总领事,时任外交部领事司领事保护中心副主任

香港旅游团开罗车祸案

埃及车祸这件事情是在春节期间发生的,我们得到消息是在下午。得到有关消息之后,魏苇司长从家里赶到办公室,第一时间和使馆建立联系,而且向使馆提出了四点工作意见。

除了要妥善协助旅游团的善后工作之外,还请使馆立刻派人赶往出事地点,去现场了解情况。车祸的地点离开罗有500公里,得到消息之后,我们驻埃及大使当天晚上就率领工作小组赶到了现场,向受伤的香港同胞表示慰问,而且同埃及在当地的旅游和警察部门进行了交涉,要求他们给香港同胞提供救助,妥善安置已经遇难的香港同胞的遗体,等待家属来处理善后的事情。

这一切工作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完成。在后方,魏苇司长作为主要的指挥者之一,在部领导的领导之下,非常迅速有效地把整体的救助工作布置下去。在以后的几天中,大家放弃在春节长假期间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在办公室坚守岗位,和前方保持不间断的联系。这件事情从处理的结果讲是非常圆满的,也得到香港媒体广泛的赞誉,也是涉港领事保护工作中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在后来有机会前往香港和公众交流的过程中,这也是得到大家广泛称赞的事情。

我们的工作对象涵盖所有的中国公民,港澳台同胞在我们的工作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是香港和澳门回归以后,港澳同胞在国外的领事保护一直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部分。根据人大常委会有关的指示,只要是香港的中国居民,无论持有何种证件,比如说英国的护照,等等,都是我们工作的对象,我们都认为他是中国公民。我们一直要求使领馆关注涉及中国港澳台同胞的合法权益的问题,像今年香港公民在埃及遭遇车祸这个事情是一个集中体现。香港过去在英国人统治时期,英国人应该负责香港的领事保护,但是我们认为,不如我们现在做得好。包括后来的所罗门撤侨、东帝汶撤侨、叙利亚撤侨这三起重大的行动,都是反复向前方提醒这个事,包括给大使打电话,了解当地有没有港澳台同胞,同时向驻港澳公署了解资料,台湾暂时还不太好办,除非他们直接跟我们说,所以这个方面工作还是做得不少。我们也接到过不少台湾同胞、港澳同胞给我们的感谢信。我们在具体工作中体现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和谐和温暖,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尽了自己应尽的职责。

2006年春节,埃及车祸案后,时任中国驻埃及大使吴思科看望受伤的香港同胞。

领事保护最大的一次战斗——东南亚海啸

在2004年年底的东南亚海啸事件中,为了协助中国公民及时了解灾区中国公民的情况,我们在海啸的当天就专门开设了一个热线电话。之前我们的电话公布在各个媒体,出境旅游的中国公民在海啸中受到洪水威胁的时候,打来的就是我们办公室的应急电话。所以说,我们几乎是在洪水出现的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在这期间,我们接受了1000多个查询电话,包括媒体咨询情况的电话。先后协助了将近200个家庭和当地亲人取得联系,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亲人,得知自己亲人安危的情况。

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全处甚至整个领事司都被动员起来了。因为24小时值班,人手已经跟不上了。后来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司长亲自带头来值班接电话,因为这个电话一时都不能停。我印象非常深的是元旦晚上,我们司长亲自值班接电话,晚上就在我们办公室里彻夜未眠,这对我们的榜样作用是非常大的。

领事保护处的第一个任务——东帝汶撤侨

我们领事保护处2006年5月29日举行了成立仪式,这个日子是事先确定好的。但非常凑巧的是,当天我们已经投入到东帝汶撤侨中去,也就是说全处的工作重点已投入到实战中。所以在举行仪式的时候,成立仪式的总指挥和联络人员中三位同志都在飞往东帝汶的飞机上,无法参加仪式。事后我们自己补照了一张大团圆相片。

当时我们的飞机在天上,侨胞在机场等待,撤侨行动是否能够成功,有很多未知的因素。虽然事先做了比较周密的安排,但是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可能发生,比如对机场情况的信息掌握不充分。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机场的跑道是否遭到破坏、加油措施能不能跟上、机场能否保证飞机按时起飞、我们的同胞能否穿越动乱地区赶到机场,这些我们还不能完全放下心。

当李肇星部长和其他部领导到我们办公室出席领事保护处的成立剪彩仪式时,我们很高兴。李部长也鼓励我们,要更好地服务于广大群众,以领事保护为契机,把“外交为民”的理论落到实处。我们也有一句开玩笑的话,因为我们在领事司的序列中正好是排在第十个处,所以我们讲,不论任何事情都要落到“十处”。不管怎么说,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国家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完成,尽我们最大的努力让海外的中国公民和广大群众满意。

领事保护工作的难题

其实,对外交部和驻外使领馆来说,领事保护一直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现在的领事保护工作确实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和难题。难题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领事保护是在国外的环境下,在国际法、双边条约和驻在国的框架之内有效地保护海外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这有一定的局限性,可能和一般人的理解稍稍有一定的距离。就是说,对外交涉并不是万能的,有困难找使馆,这是对的,但使馆并不能完全满足当事人的所有需求。比如我们不能参与到具体的诉讼程序当中去,不能干预当地的法律程序。很多情况下,当事人都把希望寄托到使馆的参与中,而这个恰恰是我们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也就是说,公众对领事保护的理解和领事保护本身所能做的范围之间有一个小小的距离。比如我们曾经碰到过有中国公民在外面开车,因为车抛锚也打电话向使领馆求助。这件事情,一方面反映了中国公民对使领馆的信任,这是我们非常感谢的,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对使领馆的能力范围有一点误区。作为普通的中国人,我们也会向他介绍有关拖车公司的急救电话,但是从使领馆的业务角度讲,显然我不可能帮你拖车,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职责范围。还比如有的中国公民发生了家庭纠纷,三更半夜打电话到我们的热线上,说希望能够帮助,这个事情也是超过了使领馆的职责范围。我们驻外使领馆在当地有一个说法:没有司法权,没有行政权,它是国家的外交代表机构,它可以做的是在法律框架之下为你提供相应的协助,像家庭内部纠纷,这个恐怕已经超出了驻外使领馆能够做的事情。还有一些大的刑事案件,常理应该是报警,要求警察到现场处理事情,但有的同胞也把电话打到使领馆,这个会耽误警察到现场及时处理案情的时间。这里我想提醒在国外的中国公民,要正确理解驻外使领馆的功能,以免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延误。我们今后需要进一步普及相关的常识,然后从争取得到公众理解这个角度做好事情。

另外一个难题就是,毕竟我们领事保护处刚刚成立,在工作的机制、领事保护协调和有关的经费设置方面,还有一些具体的技术困难,这也是我们下一步工作的努力方向。

我们领事保护有一个特点——滞后性,即事情发生之后我们才能参与进 去。但是我们觉得这种事情不要发生为好,所以预警机制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方面,我们主要是通过各式各样的渠道,包括媒体、其他的交流渠道向社会广泛散发一些安全方面的信息、旅行常识和出国需要注意的事情。我们在外交部网站上专门开设了相应的栏目,介绍前往某些国家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出国特别提醒,这几个栏目都是我们非常精心打造的预警平台。在国外的中国公民要遵纪守法、入乡随俗,要按照当地的法律法规规范自己,这是我们对出国公民最基本的提醒。(待续未完)

(本文摘自《中国外交官纪实》,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年版)

(责编:爱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